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兔雾】よろしくお愿いします(请多指教)

*脑洞起源于一张暑假去日本时拍的电车的照片,于是决定写下来,因为这个设定带入兔雾实在是可爱到让人无法拒绝。

*AU非现实向,OOC可能有(。)

*欢迎食用——!

 

*

鼠标的点击声、键盘的敲打声以及中性笔与纸张接触划出的呲响和咖啡豆遇到热水后融化而成的浓郁香气纠缠在一起,在夜幕笼罩下依然明亮如昼的长方体庞然大物——写字楼里横冲直撞,将电脑前聚精会神工作着的年轻人们衬托得更加棱角分明。

内田笃人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个,他正忙于校对审核这天的最后一份工作文件。

“Uchi今天还不走吗?小心要赶不上电车了哦。”

吉田麻也将公文包甩到后肩上搭着,慢悠悠地往门口走,在路过同事的办公桌时提醒了一句。

“啊啊,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我稍微收拾一下就走。”

内田笃人瞥见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收拾他的公文包,但也没忘了与吉田麻也道别。

“明天见,Maya。”

“明天见。”

  

*

内田笃人急急忙忙赶到车站时,他平日里乘坐的那班电车恰巧驶入站台。他松了一口气,像往常一样踏入倒数第二节车厢。

这个时间,乘坐这条线路电车的人已经不多了,内田笃人整理着因为奔跑而有些歪扭的领带,就近找了一根杆子扶着以保持身体的平衡。

啊,又看到那位外国青年了。

青年的身材挺拔修长,据目测大约有185厘米或者更高。这个高度在国民普遍比较矮小的远东国家日本绝对称得上突出。他有的时候喜欢戴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帽檐会压得很低。身上总是背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穿着休闲的衣服,和普通上班族的西装革履不太一样。

所以他大概是某所大学的留学生吧。内田笃人不止一次地在心里这样推测。

至于青年的长相,内田笃人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形容词是好看。

黑发黑瞳,鼻梁英挺,面部线条清秀俊朗。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仿佛卷携着晴空塔上方明媚的阳光扑面而来,一瞬间流光溢彩一样。这样的形象投影在内田笃人见惯了亚洲人脸孔的视网膜上也丝毫没有违和的感觉。

 

两个多月之前内田笃人第一次见到那位青年。

也是在这班电车上,倒数第二节车厢。

青年的笑容在电车靠站时猝不及防撞进他的眼睛,这让他第二天不由自主地再次踏入倒数第二节车厢。

尽管他们不曾认识对方。

尽管这样每天盯着别人偷看的行为很不礼貌。

但是……

 

“叮——”

提示到站的广播不合时宜地响起。

他收起思绪,待车停稳之后踏上明亮的站台。

 

*

内田笃人站在站台等候处的自动贩卖机前投币买了一罐简装咖啡,把咖啡从出货口拿出来的同时,他听见背后传来一句蹩脚的日语,讲的内容似乎是——

“那个,抱歉打扰了!”

内田笃人转过身,说话的正是那位比他高了10公分左右的外国青年,青年照例露出友好的笑容,差点晃花了他的眼睛。

“抱歉抱歉!你能不能借我五十日元?我恰好没有零钱了。”黑发青年一边不甚熟练地说着日语,一边攥着手里的两个硬币比比划划,生怕对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啊啊,好的。”

——他的口音确实很奇怪,部分发音也不够标准,但是我完全能够听懂,这是为什么?

内田笃人把五十日元放在青年手心,对方咧嘴笑着向他道谢。内田笃人冲他轻轻点头,在青年转头去买饮品时打开手中握着的易拉罐。

再抬起头时,青年已经在邀请自己同路而行了。

 

*

“我叫Julian,Julian Draxler,你呢?”

Julian,内田笃人在脑海中默念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何想起的是一只毛色纯白的小兔子。

“我的名字是Atsuto Uchida,请多指教。”

啊,是了,隔壁公寓住的那位老爷爷养的兔子,名字也叫Julian。

“At-su-to U-si-da?”黑发青年笨拙地念着身旁日本人的名字。

“是Uchida,或者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Uchi。”内田笃人的脸庞上浮现出温和的笑意,因为担心对方听不懂太多日语而刻意地放缓了语速。“Julian来自欧洲吗?”

“是的,我是德国人。在大学时期曾经学过一点日语,所以被公司总部派遣到东京的分部来工作了。”

内田笃人用心听完青年带着几分小抱怨的陈述,然后再次笑了起来。“其实我刚刚还以为Julian是来留学的大学生呢。”

“我第一天到公司的时候,那里的日本人也这样问过我,不过我告诉他们,这已经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了。”

“喔,这样啊……”——但你怎么看上去比我年轻这么多啊喂!

 

出站通道在他们对话期间被踏至尽头。

 

“那么,我要朝这个方向走了。”内田笃人已经摆出了要道别的姿态,却听见青年说——

“那么,Uchi,我们就能接着同路了。”只见对方指向那方被路灯点亮的深沉夜幕,“我正好也要往这边走。”

内田笃人在青年看不见的角度微微挑眉。

——我记得他以前走的是相反的方向呀?今天怎么……

  

*

两人并肩走到内田笃人住的公寓楼下时,动作出奇一致地将手中的空易拉罐丢进了分类垃圾桶。这个时候内田笃人注意到青年选了和自己那罐一样的咖啡。

现在是真的该道别了。

内田笃人停下脚步,极有礼貌地向黑发青年鞠了一躬,“我住的地方差不多就在这里了,谢谢你Julian,与你同路的时间很令人愉快。”

“不不,Uchi你们日本人真的都太客气啦!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青年挠挠头,“还有啊,我刚刚租下这栋楼的一间公寓,所以……”

什么?他刚刚说的是什么?内田笃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吓了一跳。

“所以,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请多指教!”青年后退一步,学着日本人刚刚的动作,像模像样地鞠了一躬。

 

一旁的路灯不够明亮的光线使内田笃人无法看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

——也许是在笑吧,高个儿青年深黑的瞳仁里荡漾起一圈又一圈的笑纹像是晴空塔上方明媚的阳光拥抱色调浓郁的夜晚却丝毫不露下风。

于是内田笃人也扯动嘴角牵出一个名为欢欣的弧度。

“请多指教。”

 

 

-FIN-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