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Max。”午休时基米希神神秘秘地凑到正趴在桌上玩手机的迈尔身边。
“嗯?”迈尔把一只耳机从耳洞里扯出来,懒洋洋地用手臂撑着脑袋,“什么事?”
基米希拿着一封信一样的东西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我在我的课桌上发现了这个。”
迈尔被那种粉粉嫩嫩的颜色吓了一跳,“这是——情书?给你的?”
“不,我觉得应该是放错位置了,你看,”基米希把信封翻到另一面,将右下角几个很小的字母指给迈尔看。“Julian,这里写着Julian,我猜是外班的人写给我们班Julian的情书,然后误放到我的桌子上了。”
迈尔摸着下巴点点头。想想也觉得有道理,毕竟班里才换过座位没多久。但是……
“但是我们班名字叫Julian的人不止一个啊……”他清清喉咙,大喊一声,“Julian!”
教室里同时有三个人往他们的方向扭过头来——分别是正在和异校恋男朋友发短信的德拉克斯勒,正在午睡的布兰特和正在饮水机旁接水的魏格尔。
“你瞧,好几个Julian,你要怎么确定这封情书是给谁的?”
“情书?”格雷茨卡突然出现。“给我的?”
“给你个大头鬼。”迈尔赏男友一记白眼,“你什么时候改名叫Julian啦?”
“那就是给Jule的,他收到的情书一向很多。”格雷茨卡指指德拉克斯勒的方向说。
“有可能,但我们班有三个Julian呀。”
“要我说,干脆我们拆开看看吧,这样就能知道到底是给谁的了!”格雷茨卡作势要撕开信封,然后被两声重叠在一起的“不行!”阻止了动作。
“这样也太不尊重别人了!”基米希正忙着将信封从格雷茨卡那里抢回来,而磁迈二人望向另一个声音的源地,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个,Joshua,”迈尔直起腰杆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他旁边的格雷茨卡则是一脸看穿一切的笑容。“你有没有想过,这封情书,其实是哪个Julian写给你的?”
“啊?”

魏格尔还在饮水机那里接水,只是他的耳朵红得像是被水蒸气烫到了一样。

评论(2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