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皇萨】Centuries

*XJB写,脑洞大部分来自于Fall Out Boy的《Centuries》。

*欢迎食用——

 

Some legends are told,some turn to dust or to gold.

 

巴萨望着那个人的背影,如五年前一样寂寞而失落的胜雪白衣,他们之间像是有一道隐形的屏障恰好隔绝了红蓝海洋里所有的欢呼喧闹,还有一直看着他的自己。

跑到客队更衣室里鼓励辛苦了九十分钟的小伙子们,结果却被仍沉浸于国家德比大胜的欢欣中无法自拔的年轻人合伙浇了满头满脸的洗澡水。只见皮克掬着一捧透明液体嘻嘻哈哈笑得没心没肺作势又要向他泼来,比对方矮一截的可怜的巴塞罗那人势单力薄寡不敌众于是赶紧夺门而逃。

“我擦,这群熊孩子们在场上挪腾了九十多分钟怎么还这么生龙活虎呢!?”

浑身湿哒哒的巴萨一头扎进公共卫生间与他翘起的呆毛作斗争去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巴萨却下意识地往伯纳乌球场球员通道的方向走去,他知道有个人一定会在那里。他对这个球场这么熟悉,也只是因为有那个人在而已。

鞋底与干燥的地面不断摩擦,在空荡的通道里荡出些微沉闷的声响。

果然,那个人又在通道的尽头处站着,仿佛一尊精致的雕像。尽管由于光线的原因他无法捕捉到他脸上的表情,马德里人与生俱来的骄傲气质也令人难以忽视。

Real……

他无声地叫着他的名字,像从前有过和未来会有的无数次那样,金棕色头发的马德里人仿佛有所察觉似的抬起头与他目光相交,看不出什么情绪的面孔却让巴萨回想起他们共同拥有的曾经。

原来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

 

他们是伊比利亚半岛并肩走过百年的世纪敌人,在被湿咸的海风拉扯得漫长的时间轴上争斗分合,不知不觉间竟形成了类似情侣的奇怪默契。

2010年的夏天他们头一回一起站上世界之巅,两个历经百年洗礼仍然年轻如故的西班牙豪门披着红黄相间的国旗很没有形象地又蹦又跳,笑得孩子般灿烂。他摸着金光闪闪的大力神杯咧着嘴嘿嘿傻乐,觉得携手夺冠的感觉比在伯纳乌10-0完虐对方来得更加愉快。

2014年他们的国家队跌落神坛,连金杯的影子都没见着就灰溜溜地拿到了回程的飞机票。

最后一场他们3-0赢了同样早早出局的澳大利亚,算是勉强捡回几分薄面。但是巴萨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被换下场后就坐在替补席上抱头流泪的比利亚,这个铁骨铮铮的功勋老将完成那个漂亮的脚后跟进球后不断亲吻左胸队徽的场景看得他心里生疼。

赛后他挨个儿拥抱了上场或者没上场的男孩们,一向稳重的哈维在他耳边低沉地叫他BOSS,声音中却带着细微到几乎无法被察觉的颤抖。他用力捏了捏这个他一向偏爱的红蓝魂中场发动机的手,假装一切如常地对他说下场比赛加油。

当然,他也拥抱了那个对他来说亦敌亦友的马德里人。右手指腹抚到对方后背时他内心像打翻了调味瓶一样滋味繁复。下一秒那家伙就按着他的后脑勺到自己右肩上轻轻安慰,巴萨鼻尖蓦然一酸,酝酿了许久的悲伤情绪险些决堤而下,恍惚地觉得老冤家很久没有这么像人过。

Barca?巴萨满脑子还都充斥着“他今天总算像是个好人”的想法,对方清朗的声音就毫无预警地传入了耳朵。

干什么?他看向突然开口叫自己名字的家伙,有些疑惑。

哈,你这是要哭吗,矮子。皇马一脸看穿一切的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去你马竞(biǎo mèi)的。巴萨气得够呛,瞪着马德里人怎么看怎么欠揍的脸,一爪子糊了上去。

……

原来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

 

把巴萨他老人家从一脚深一脚浅的回忆里捞回现实的,还是那个人的声音。

“Barca?你怎么还在这里?”对方挑眉,两人微妙的身高差距使巴塞罗那人又一次产生了些许无法得到平视的愤怒。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因为被我在伯纳乌赢了球而伤心羞愤不能自拔,Real Madrid。”他的嘴炮技能在和某人对话时被自动加至满点。

“哦,那么真抱歉让你感到失望了,下次你就在主场等着被我打得满地找牙吧,狂妄自大的矮子。”皇马稍稍扬起下巴,毫不示弱地回击。

听到熟悉的称呼,巴萨还是忍不住炸毛跳脚。

“话可不能说得太满,你这个钱多人傻自以为是的家伙!” 

 

伯纳乌球场明亮的灯光一声不吭地洒进这天晚上只有两个人在的球员通道,也照亮两个相对而立的西班牙人的脸庞,彼此都无比熟稔的眼角眉梢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时光的打磨中似乎有所变化,又似乎没有。

那么,就这样吧。

至少在球员来去如潮王朝更迭起伏的绿茵岁月里,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还能共同书写世人眼里的传奇,同担西班牙的胜败荣辱,同观伊比利亚半岛的风起云涌、日落生息。

 

But you will remember me,remember me for centuries.

We will go down in history.

 

-FIN-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