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我一生最深的热爱。”
2012年欧洲杯,我的紧张和今天是无比相似的,只是那时的结果与今天截然相反。
2012年,厄齐尔在0-2落后意大利的情况下罚进一粒点球,我至今还记得他进球后没有庆祝,迅速抱起足球想要赶紧继续比赛组织进攻。我也记得他在落败后被泪水和汗水打湿的通红的双眼,全都是失落。瘫倒在草皮上被拉起,又倒下去,这段镜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我的心尖上碾过来磨过去,很难受,很不甘。
那场比赛之后,他们都说,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会忍心责怪。我想也是,我要等,等他们终有一天,翻过高山,越过沧海。
2016年欧洲杯,四分之一决赛,还是意大利,我们的老对手。这次厄齐尔先进了球,我的激动兴奋高兴疯狂可想而知,但我们还是没能在常规时间取胜。点球大战永远都是残酷的,在穆勒之后,这一次,厄齐尔罚失了点球。我的心砰砰砰地几乎要跳出胸腔,满脑袋装的全是卧槽。
克罗斯罚进,德拉克斯勒罚进,胡梅尔斯罚进,基米希罚进,博阿滕罚进,赫克托罚进。
这一次,我们赢了。
我看着德国队的小伙子们向伟大的德意志左后卫赫克托冲过去,大家拥抱成一团,像加时赛开始前那样,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了。
镜头又一转,我看见首发踢满全场的我们的Joshua抱着比他高一头的小新在哭,他身后的我替补上场的小兔砸,一边鼓掌一边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而我媳妇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很开心也很满足。我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给远在日本的炮友一条一条地发着乱七八糟的语音。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总之我想让她知道,我们爱的球队今天的表现很优秀,我们爱的人也很优秀。
我应该庆幸我的主队从2010年至今一直不曾改变,无论高峰还是低谷,他们永远都是我的英雄。
他们,永远都是我的英雄。

评论

热度(61)

  1. Harveryl等待兔子的渔夫。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