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关于Nando,这些话我大概说的很迟了。
大概是自己也觉得一个以一个正在兴头上的皇马球迷的身份来表达对于这个人的心疼和怜悯,太廉价也太嘲讽了。
看着决赛中的你,和阿水对位,互不留情。仿佛还是当年马竞十九岁意气风发的小队长,什么都没有变过。
除了时间。
Nando,别哭,你对于马德里竞技,什么都不亏欠。
你还可以向前跑,不回头。
就像从前奔跑在卡尔德隆草皮上金发飘扬的追风少年。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