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那个时候的他总是会在庆祝进球的人群里用力地拥抱你,温热的鼻息似有若无地扫过你汗津津的颈侧。
那个时候的他总是会在一众队友面前嬉皮笑脸地开你的玩笑,直到你涨红了脸追着踢他的屁股才罢休。
那个时候的他总是会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一脸傻白甜的对着你笑,眼睛里好像是落满了星星一样明亮。
那个时候的他在夺冠后的庆典中套上你的球衣,两个年轻人挥舞着纯白的旗帜高喊HALA MADRID,以为这样就算是和爱人一起触碰到了天荒地老。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