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河南建业中心】【中超红蓝魔】由掷骰子引发的非日常

*lo主中超主队河南建业,初入中超同人坑,还请多多指教。 

*XJB,lo主本人也很迷,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捂脸。

*本文是为俱乐部拟人,上海三兄弟设定,涉及配对有建业/申花恒大/国安……出于lo主私心甚至还涉及到一点点皇萨(。

*因为河南建业被称为中超红魔,而上海申花被称为蓝魔,所以就中超红蓝魔咯。

*欢迎食用——!

 

 

*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游戏,叫掷骰子。
上海申花回到家之后,发现他的两个弟弟——衤果着半拉身子的申鑫和衣装相对齐整的上港都横七竖八的倒在沙发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四你三,我比你大!你输了!脱!”本来还呈尸体状的上港突然像活过来了一样直起腰板朝他二哥申鑫中气十足的喊。
申鑫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然后慢慢吞吞地脱下大裤衩。他身上仅剩的那条蓝白胖次差点没把还愣在门边的申花闪瞎。
“你们到底在干吗?”申花一边把球鞋放进鞋柜里,一边问两位正处于兴奋状态的弟弟。
“大哥,骰否?”刚赢了二哥一局的上港凑到大哥身边,向他展示了手机屏幕上那个不断转动的骰子,骰子的点数最终定格在二。
“我靠,凭什么你又只比我多一点!苍天无眼!”申鑫瞪着自己手机上那个可怜的一点,一脸生无可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哥,你输的很完全啊!我想说这是实力压制啊!”上港的表情很欠揍,“既然这样,我就意思意思心疼你一下,不让你脱掉你最后的胖次了……唔!”
恼羞成怒的申鑫抓起桌上的法棍面包堵住了上港的嘴。
“……啧,年轻真好。”申花抹了把头发,貌似很沧桑地说。

*
结果申花掷骰子的第一次,给了河南建业。
“听说你是上海掷骰一枝花,打遍中超无敌手,我河南建业第一个不服!”
申花没怎么能保持一贯的理智。他现在很想给建业发过去一个白熊捂脸笑的表情,当然要用加上了两根面条泪的那个……这个听上去就鬼畜的一枝花是什么东西?而且我真的一次都没骰过啊这到底是闹哪样……是哪个该死的又黑我!我上海申花一不偷二不抢三不黄四不赌五不乱搞,潇洒帅气风度翩翩,所以这年头想做个智商高而理智的五好公民就这么难?
申花的内心戏还没结束,那边建业已经开了口,说申花你要是五局三胜的话,过两天你来郑州和我踢比赛的时候我请你吃饭。
然后头一次玩掷骰子的申花连赢了三局。
河南建业发给上海申花一个白熊捂脸笑的表情,是带两根面条泪的那种。
“萧记烩面还是合记烩面,你选吧。”

你认为建业输了三局,实际上建业输了四局。

*
之后的那两轮中超申花和建业都打的很迷。
第二十二轮建业很迷的逼平了上海上港,申花很迷的被杭州绿城虐了四个球。
第二十三轮却是申花逼平了广州恒大,而建业则输给了比自己排名低的贵州茅台。

申花痛心疾首地瞅着他和建业的同样恍惚的战绩,拨通了打向郑州的跨省电话。
“哥们儿,咱俩就别玩骰子了,干脆抱一起哭得了。”
河南建业把iPad上正打开着的中超赛程页面往下划拉,在看到两个河南建业vs山东鲁能和两个上海申花vs上海上港的字样之后,他也恍惚了。

河南建业表示,往近的说,你申花好歹还有黄浦江,而我建业只有金水河。

 

*

然后足协杯的比赛很快就来了。

很巧的是,河南建业和上海申花都是主场作战。

赛前两个骰瘾少年骰了一把,结果是建业又双叒叕输了。

“我擦,我怎么感觉我在你面前从来都没赢过?”建业郁闷。幸好建业并不知道竟然还是自己把申花带进掷骰坑的,不然他的郁闷就不止这么一点儿了。

申花在自己手机屏幕前煞有介事地推了推平光眼镜,最后还是决定不提醒建业其实他在本赛季中超第六轮的时候主场二比一赢过自己。

“建业我给你说啊,明天就七夕了。”

“……干嘛和单身狗提这个,成天看着恒大国安成天相爱相杀的好像每天都在过情人节, 那热烈程度都快赶上西甲的皇马巴萨了。下次干脆也在他们广告板上弄个恒大国安踢出真爱算了。”

“说的好像我不是单身狗一样。”申花发过去一只捂脸哭泣的白熊。

“所以你到底想说啥!我家小伙子们还等着我给他们送心灵鸡汤加油打气呢。”

“建业建业,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星空下许下的诺言吗——”

看到上面那行字,建业脑海里不知为何冒出来的全是电视剧还珠格格里尔康伸手的画面,再想想一向一副正经模样的申花讲这种话……他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我说,那边和我聊天的那位,你其实是上港吧。”

“别闹,上港哪有我这样帅哪有我这样的高智商。”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申鑫?”

“你要相信我真的没有申鑫那么闷骚。”申花非常冷静的黑完了自己的两个弟弟,然后非常冷静的把话题转移到正轨上来。“那天不是说了吗,足协杯决赛再约一炮?”

……你还当真了啊,别忘了我本赛季的目标还是保级啊,打山东鲁能老大哥我压力好大啊。此为河南建业的内心戏。

“你看看国安他弟,那个中甲的北控,势头多猛,在足协杯淘汰了永昌又淘汰他大哥国安。我估计今天人和能和他五五开?啧,现在保级队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厉害了。”还没等建业打完字,申花又发了一大段话。这让建业不由想吐槽这个申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话唠了。

“我可是被成为专治各种不服的老中医的河南建业,踢鲁能不就就一个字,干!倒是你,输给你弟可不好看。”

“……我申花,如果足协杯输给我弟的话,七夕那天我就直播吃建业。”申花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有点后悔,因为“七夕那天吃建业”这几个字怎么读怎么有歧义。

“为啥是吃我。”建业疑惑,才没听出来什么歧义不歧义的。“还有你怎么一直执着于七夕啊??”

“其实我想说如果今晚你没有晋级的话,七夕就请我吃饭吧……就当做刚才你掷骰子输了的惩罚。”申花想了想,又飞快的补了一句,“给我定外卖都行,明天如果有单身狗出门吃饭一定会受到成吨的伤害。”

“也行,那就这样定了,不过你可别光等着我请吃饭,因为我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

那天晚上的足协杯打得十分惨烈。

河南建业领先了挺久,终场哨响起前几分钟却硬生生被山东鲁能扳平了比分,然后在点球大战里输的令人心疼。

建业默默地看着鲁能的替补球员在最后一个球罚进之后没命的往球门那里跑,看台上几抹橙黄高唱鲁能队歌的声音直插进航海体育场上方墨灰色的夜空。建业走到正撑着膝盖弯腰低头杵在原地的龙成身边,拍拍他的肩,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讲出安慰的话。谁都知道,小伙子们今天都拼命得很,表现也不错,可惜过程并不完全代表结果。建业转过头,看到杨阔蹲在地上郁闷的抠草,赶紧扯扯他的衣领示意他站起来,说我今天又不赖你我也不赖任何人只是你别抠草了行不你没看到今天我们航体又成菜地了吗。杨阔被建业这番连珠炮一样不带一个标点符号的话吓得一愣一愣的,听话地收回了摧草的辣手。

建业又想起上次输给鲁能的比赛,啊,那是个绝杀。现在没人能理解他简直哔了doge一样的心情。

于是建业慢慢地蹲下来,郁闷的抠起了航体的草皮。一旁的杨阔看得目瞪口呆。

 

*

建业回到更衣室之后掏出在赛前被自己关了静音的手机。

屏幕上明晃晃的5个未接来电,清一色全是来自上海那个号码。

不过他并没有选择回电话,而是先点开了上海申花和上海上港的赛果查询。

那是和他的这场比赛相似的可怕的剧情,但是结果却截然不同。

这之后建业打开短信页面,给申花发送“恭喜”二字时,眼看着屏幕上方绿色的线条从左至右被扯得越来越长,内心涌起的却是浓稠得无法言说的失落。

是他输了,无论哪个方面都是。

 

*

“建业,明天你要请我吃饭了。”

 

*

哦,今天是七夕啊。

今天建业根本就不想出门好不好!?他是打算在家睡到中午的好不好!?他不想继昨天被伤害过一次之后今天再被伤害一次了好不好!?

不好。

这全tm赖上海申花。

“建业,我到你们新郑机场了,可是我不知道你家在哪,所以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建业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掷骰子掷输了吧。

然后,在证实了这并不是个玩笑之后,建业的第二反应是,告诉申花自己家的地址,让他自己打车过来。

不行,这样做好像太没有诚意了,申花好歹是客人。

然而最后建业还是要出门,持续被大街上成双成对的人们伤害,持续掉血。

他在候机厅旁边的一个咖啡店里找到了坐着玩手机的申花,戴着平光眼镜貌似文青的对方冲着他露出一口白牙。

“别告诉我你就是为了吃顿我请的饭就特地乘飞机跑到我这边来。”

“不,其实我是来安慰被鲁能淘汰的受伤的你……”申花眨眨眼睛,在看到对方一脸“我要打人了”的表情之后赶紧修改说辞,“不不不,其实是我喜欢上河南美味的烩面了。”也许大概可能还包括你?“七夕快乐建业。我看今天我们两只单身狗干脆假装凑对过好了。” 

“……申花你确定你真的没有掷骰子输给谁吗。”

“……没有!真的没有!”

 

 

-FIN-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