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WE FEEL YOUR VICTORY

【水托】The first time we kissed each other

*自带鬼畜,时间线混乱,BUG有,OOC也有。

*XJB,看着玩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ergio终于轮到你啦!说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皮克一脸奸诈狡猾的笑容,水蓝色的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对面的拉莫斯,鬼知道他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那就大冒险吧。”拉莫斯还是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当你大爷我怕了你吗???

“哦——你确定?那么——”皮克眼珠一转,故意提高了音量拖长了语调想要吸引全屋人的注意力。

正在互相扔枕头玩的席尔瓦和法布雷加斯停手了。

正在给卡西利亚斯讲笑话的布斯克茨闭上了嘴。

正在聊天的哈维和伊涅斯塔也不聊了,都转头看着皮克。

皮克十分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于是他大声说——“Sergio,去吻他。”

拉莫斯顺着他手指所向看过去,那里坐的人是……是托雷斯。

在那一瞬间,拉莫斯的心中仿佛有一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然后他们一起把杰拉德▪中间名是我很欠揍▪皮克给五马分尸了。

“Gerard你——”拉莫斯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过他猜一定是扭曲的,想吃了皮克的那种表情。

“玩笑,这只是个玩笑,Sergio你怕什么?”已经笑得滚到皮克怀里的法布雷加斯声音里充满了可恶的幸灾乐祸。他和皮克总是这样夫唱妇随的。

“我猜或许你更想在下次国家德比开赛前到巴萨的更衣室里亲吻瓜迪奥拉?”

“噢!得了吧!你再瞎扯我就把这玩意儿塞你嘴里!”拉莫斯抓起身后的靠枕朝皮克砸了过去。

“反正你们在国家队亲密的动作也不少做,不差这一次哦?”皮克稳稳地接住靠枕,眨眨眼,一脸我早已看穿一切的欠揍表情。

那他妈怎么可能一样呢。拉莫斯可真想把手中的一杯啤酒全泼到皮克脸上去。但是当他发现几乎整个屋子的人都在用同一种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只觉得区区一杯啤酒一定是不够的。

好吧,拉莫斯想,愿赌服输。

他最终还是决定谁也不泼,而是把那杯啤酒倒进自己的喉咙。

因为喝的太快,他有点儿被呛到,喉管里火辣辣的灼痛感反而给了他一种莫名其妙的勇气。

他站起来,走向一直安静地坐着的,另一位主角。

他缓慢地弯下腰,靠近他。

在昏暗的灯光下,拉莫斯却可以将托雷斯一半隐没于黑暗的脸庞看的一清二楚。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面颊上每一粒细小的雀斑……而他的金发在任何时候看来,都是会发光的。可是又有谁知道,这副面孔能够如此清晰地投影到他的视网膜上,是因为他曾在心中将他的模样描摹了多少遍,多少遍。

 

拉莫斯从来不否认托雷斯是个美丽的男人。

但他一直在有意的回避着自己想和那个美丽的男人上/床的事实。

“遵循你内心的想法吧,Sergio。”

毕竟你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他。

毕竟你也是一直想亲吻他的啊,从美丽的脸庞到极具诱惑力的嘴唇,还有会因为害羞而泛红的耳根。

 

于是他就吻了他,尽管在这之前的几秒钟他还忍不住把皮克的全家问候了三遍。

对方还残留着Mojito鸡尾酒香气的唇叶与他的慢慢触碰到一起,是拉莫斯没能预料到的融洽。

与进球后的拥抱亲吻不同,他的身心意外地放松和平静。明明只是短短的几十秒而已,拉莫斯却恍惚地觉得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那个时候他们都已经退役,两个人一起住在西班牙乡下的一个小房子里。

他们的房间是朝阳的,享受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沐浴。

那会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不被任何繁杂和喧嚣打扰,平和而安宁。

连拉莫斯本人都未曾发现,在这短到不够说完一长句情话的时间里,他已经对他们的未来做出了这么多想象。

又或许,不止几十秒。

 

当他抬起头来与他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时,拉莫斯可以很确定地说,他看到托雷斯在笑、

因为连他的眼睛都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还有一件他同样确定,但发生的时间和地点都未知的事,那就是Sergio Ramos爱着Fernando Torres。

 

“这世上所有悠长的爱情,其实都是由一个瞬间被无限拉伸出来的而已。”

 

 

-伪FIN-

 

 

“嘿!别告诉我你们都拍了照!”拉莫斯一转头就看到不少人举着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手机,摄像头很明显地在对着他和托雷斯的方向。

拉莫斯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真FIN-

评论(1)

热度(77)

  1. Миша等待兔子的渔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