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万雷天牢引,一路火花带闪电地经过,散发着灿烂夺目的光芒。

【UcalxChovy】【UC】립스틱(唇膏)

-现实向,现实梗,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一向非常可爱!

-愿他们都前程似锦,都未来可期。


-

等郑志勋急急忙忙地下楼、快步走到基地旁边的小巷子里时,看到的就是孙雨铉貌似专注地来回踢着脚下小石子的画面。那人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远远望去和还在念书的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一般无二,使得郑志勋不合时宜地产生了他们其实是在谈一场校园恋爱的幻想。原本不该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的KT中单像游戏里那样敏锐地捕捉到了来人的脚步声,于是迅速转过身,用一个露齿的笑容与他打招呼。

郑志勋抿唇,也眯着眼睛笑出了两颗虎牙。

“哥怎么突然过来了呀?之前也不说一声的,吓我一跳。”时值9月末尾,首尔傍晚的风夹杂着干燥的凉气从两人身旁经过,郑志勋不由地用舌尖舔了舔因缺乏水分而起皮的嘴唇,讲话的语气是带着些笑意的责怪。

“教练给我们放了一天假,感觉是应该过来一趟的,然后就来了。”孙雨铉把包背到身前来,拉开拉链翻找着什么。“你们刚打完训练赛吧?”

“嗯,哥打电话的时间是挺恰好的。”

郑志勋这样说着,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刚才训练赛复盘结束,Griffin的几位哥哥们都被他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吸引过去的场景。与他距离最近的承勇哥看到联系人姓名之后颇带了然意味地笑笑,到贤哥则是嘁了一声、不知道第几次似笑非笑地调侃着:

“KT的这小子也太讨厌了,一天给我发三四十条Hi就算了,还总给我们小勋打骚扰电话。”

然后就是他胡乱地点头以示回应,实际上想的全都是要赶紧跑出去接一下雨铉哥的来电——


“……啊,哥,这是什么?”把郑志勋从神游状态扯回现实世界的是孙雨铉塞到他手里的一样物品,他好奇地低下头去看。

“Lip cream!”长他三个月矮他三厘米的男孩子声音里元气充盈——这个与他几乎同龄的哥哥在面对他时,脸上的神色仿佛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的样子。“是京浩哥推荐的牌子,很早之前给那位哥收拾房间,发现了一抽屉的唇膏。”

“喔,是吗ㅋㅋㅋ,真的谢谢哥。”郑志勋的小虎牙将他的愉悦暴露无遗。但是,同时他也在心中悄悄吐槽:不止是雨铉哥,原来KT的哥哥们都有点……奇怪?

“前几天志勋在发讯息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上一支不知道被随手放到哪里去了。觉得你可能也不会记得要主动去买新的,就这样送过来了。”孙雨铉一边说着,一边把包在背后安置妥当,不忘将被包带压下去的外套领子翻出来。

“好像是的,我也还没有去买新的呢!哥真是帮了大忙了!”郑志勋紧紧攥住还没拆包装的唇膏,下意识伸舌头去湿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孙雨铉就是那样的人,总要把自己的事情在计划表里安排得井井有条,又不乏对细枝末节的关注。

“哥现在就要走了吗?”

“嗯,今天来得稍微有点仓促,志勋没有假期的话我待得太久恐怕要影响你们训练,所以就打算先走了。”

郑志勋垂下头,他刚才只是一头热地冲了下来,差点忘记晚上还有训练任务。“那好吧,哥路上小心一点。”

不过在二人互相挥手告别后,他没有立刻转身上楼,而是选择站在原地看着KT的中单选手在有些狭窄的巷子里走了一段距离。

然后对方像来时那样突然地转身,朝他站着的地方奔来。

“……哥?”

孙雨铉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款式相同的唇膏,膏体触碰还有些愣怔的男孩的嘴唇,很快便将一层亮晶晶的涂层覆上。他微红的脸上认真的神色与在中路对线时一般无二。

“担心志勋会继续忘记涂呀,这一次要好好提醒一下才行!”

孙雨铉握住郑志勋的胳膊,对自己的“成果”满意地点头。依然相向站在巷子里的两个十七岁男孩在落日给予的最后光辉下,像排位赛中路偶遇时疯狂亮标的行为那样,同时露出少年人珍贵而纯粹的笑容。

——是青春吧。


-

次日郑志勋直播粉丝弹幕:

“终于开始涂唇膏了啊我们小勋”

“弟弟这样涂真的太可爱了”

“今天弟弟要做精致男孩了吗”

“弟弟的直男式涂唇膏哈哈哈哈哈”

“建议参考宋京浩”


这浮世尘烟 太像是天灵盖上一支箭

偶获你一瞥 竟融成柔软心窝一块棉

蕴蓄诗行万千

愿少年梦想不远,一路逆风仍有你相伴。

李书行:宋京浩 京浩呀我爱你 KT真的今天尖叫吧吧吧吧吧
宋京浩:(别废话)请客!

【Raro】逆风

-现实向,现实梗,其他内容均为虚构,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一向非常可爱。

-Raro以及EDG的各位都要加油啊。

 

 

-

陈文林推开训练室的门时,全志愿正一个人捧着手机笑得开心。偌大的房间里此刻只有他们二人,于是名为愉快的情绪像是从辛吉德罐子里喷发出来的气体一样,很轻易便将陈文林感染。

“在干嘛?”陈文林越过自己的电竞椅,弯腰凑到全志愿身边去看他的手机屏幕。

“Haro,”全志愿也没想避开他,大大方方给他展示自己的快乐源泉,“Haro早上好。”

“嗯,早。”陈文林看到手机界面上不断跳动的文字泡和表情包就明白了——EDG现任上单是出了名的宠粉,平常有事没事都要去粉丝群里溜达溜达,随便pin个问号就能引起一波海潮般的99+。

全志愿拇指一点,顶着“江湖传说”头衔的人发出去一张贱兮兮的绿蛙。随后接踵而至的大片熊猫头带着“坏Ray”“皮皮Ray”“大哥喝酒”等字样摆满了屏幕,挤在他身旁的打野选手不禁也笑了起来。

“Jiwonna,好傻啊。”陈文林一边口头嫌弃着,一边充分发挥他同为职业选手的手速优势给正一副皮相的上单点了个猪头的表情包出去,然而咧嘴呲牙的表情已然将他出卖得干净。

“呀,凉凉,”全志愿扭过头去看他,却也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他镜片下的双眼盛着笑意,好像落地窗外晌午的阳光那样和煦。“凉凉,你傻,Haro最傻。”

陈文林冷不防撞进那双眼睛,是一汪平静的湖水被躲在上方的风吹起了无数层叠的波纹,而自己是逆着风站在涟漪上的水鸟,不由自主地随着水流的方向陷落,又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这样的感觉他在全志愿身上得到过几次,而此刻他稍微垂下头堪堪避开那目光,盯着对方依然未进入待机状态的手机愣怔几秒,略带不自然地摸摸鼻尖然后去扯自己的椅子。

“Jiwonna不明白,Jiwonna是笨蛋。”

 

-

陈文林在等待电脑开机登入游戏的间隙里放纵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填充脑海。

比如他陈文林也有的粉丝群,又比如他和他左手边上单选手的日常琐事。

打职业之后他就不经常在QQ或者微博贴吧这些网络社区出现了,然而这个不经常或许只是相对于从前的学生陈文林而言罢了。他在基地哼唱哈皇不可以被田野忘记关闭的直播间泄露出去的偶然事件显然难以成为那个结论的证据。这个难过时会给妈妈打电话的男孩曾很有自知之明地表示,自己的心态调整能力还是有限,即便对大部分喷子都可以做到充耳不闻,某些具有针对意味的恶意评论还是能够挑起他的怒火,但职业选手就该像电竞楷模Clearlove那样,被4396刷爆显示屏也能够一笑而过。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去悄悄地看——在将个人状态从在线改成隐身之后。

听上去是一个类似掩耳盗铃的故事,不可否认的是,他和全志愿一样,在赛前赛后看到“加油”“继续努力”这样普通的鼓励字眼也会有糖浆浇过胸膛般的温暖。

 

尤其是在他生日的那天。

他们赢下比赛,陈文林一个人有些局促地站在台上接受采访,清唱告白气球的尾音也紧张得微颤。说谢谢你们的时候被目光可见的闪亮灯牌温热了眼眶——或者是源于无数句生日快乐交织在一起的感动。

祝福的盛宴缓缓拉上帷幕以后,他点开小企鹅的图标,又险些被仍在不断出现的“小林公主 生日快乐”字样惹出泪来。

“Haro,生日快乐。”这时全志愿突然出现他身后,微凉的双手虚虚掩住他的眼睛,“你猜我是谁。”

他的声音也太有辨识度了——不仅仅因为蹩脚的中文发音,而是音色本身。陈文林觉得自己仿佛刚刚喝下一杯60度的伏特加那样头晕目眩。“Jiwonna,哎呀你别搞我吧。”

明明今天这句生日快乐全志愿说过不止一次了。他起床刷牙的时候,全志愿倚在门边递过去一个残留牙膏沫的微笑,“Haro生日快乐。”他吃完中饭推开训练室门的时候,全志愿翘着二郎腿坐在电竞椅上,突然将手里抱着的皮卡丘玩偶向他扔去。“Happy birthday to Haro”好像携着皮卡丘十万伏特的电流一样噼里啪啦在陈文林耳边炸开。甚至粉丝群里也有他全志愿道出祝福的踪影——那张截图陈文林在微博上偶然瞥见,白底对话框里“Haro生日快乐”的黑色字符和他自己一样逆风立在波纹上,一路跌撞地掉进陈文林心中柔软的地方。

 

-

陈文林也不知道自己在全志愿那里算不算得上特别的存在。

在Victory声效响起之后有他们约定好的一次撞拳;休息室里从手机屏幕上收回各自目光时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高个子上单凌晨时分问他夜宵想吃什么的温柔是摇篮曲似的舒缓;陈文林坐着自己的椅子向左转就撞进全志愿的直播摄像头里,于是EDG上野都挤在那个空间不太充足的长方形框内嘻嘻笑闹;他也总是把自己在吃的小零食递到全志愿身前,看着对方好奇地打量并伸手去拿,咀嚼后给出“好吃”或者“不好吃”的评价。

全志愿还做过几件让陈文林感到费解的事情,回忆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全志愿瞎喊他男朋友的那次。那天全志愿直播的时候没开摄像头,粉丝的弹幕应该是在问类似“有没有女朋友”的问题。而他回头的时候恰好看见全志愿在聊天室里敲键盘回复——

Ray:没有女朋友

Ray:有男朋友

Ray:男朋友是谁

Ray:男朋友是Haro

紧接着弹幕飘满“???”和韦鲁斯警告,而陈文林脑海里飘过的问号是像召唤师峡谷里pin出来的、比较大号的那种。全志愿发觉了还有另一个人在看他的屏幕,就也扭过头去嘿嘿地笑。陈文林心想这个韩国人大概要么是在不当人地开他玩笑,要么是还不懂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于是也呲着牙拍他椅背——“FXXK YOU Jiwonna!”

这件事还是像他们之前和之后的每一次互动那样无头无尾地过去了,陈文林在睡觉前百度了一下他白天没看明白的韦鲁斯警告,只是他不知道同一个屋檐下的全志愿还在粉丝群里发了这样一句话:

你们知道 KappaPride?

 

-

后来有段时间他们状态很糟糕,最直接地造成了队伍连败的恶果。EDG n连败的标题被无数营销号当作博得流量赚取眼球的工具,在陈文林常用的几个浏览器主页上频频出现。

陈文林过得有点浑噩,他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使得他原本就在逆风前行的职业生涯更遇阻力。

陈文林不知道全志愿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想不通,但总之他每天提前一小时起床训练的计划从实施第一天起就仿佛被他一米八六的韩国室友看穿——因为他到训练室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坐在电脑前微笑着对他说早上好了。

他和全志愿两个人最初来到EDG时大概也是这样,顶着舆论哗然的风,他们两个的名字以令人难堪的方式出现在一起:Ray皇和哈皇,EDG最菜上野。他在某次失利后看见全志愿颤抖的手,名为难过的情绪清晰可感地膨胀起来,他只好飞快地低下头去整理外设,什么都不再想,什么都不再看。

但和从前不一样的是,在这条逆风的路上,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走。他听见加油声比天籁更加高亢,他看见接连的灯牌穿透沉沉黑暗。尽管他们数次跌倒,但是那些粉丝啊,总是将逆耳忠言与无限支持一并献上——像是陈文林所见很多次的全志愿的粉丝群里,铺天盖地的“加油”使他们星辰大海的征途不再是孤独的旅程。

 

逆风局而已,我们只要能翻盘就OK。

陈文林这样想。

 

-

陈文林第n次向自己左手边扭头的时候,全志愿这个宠粉怪已经开始直播了——和某打野最近不当人的咕咕咕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鸽王打野却浑然不觉,没有丝毫自省之意。

“上一局翻了?”

“嗯,赢了。”全志愿滑动鼠标滚轮飞快地看了一下弹幕,然后扳动摄像头向着陈文林的方向偏了偏,“他们都说要看你。”

“彳亍口巴。你看我就说能赢的,”陈文林指挥着全志愿打开游戏记录面板给他看,“你们阵容后期随便打打对面就爆炸。”

“Haro说的对,”全志愿不知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扭头看向陈文林的双眼里洒满了训练室夜晚暖黄色的灯光,“能赢。”

 

-

愿少年梦想不远,一路逆风仍有你相伴。

 

【UcalxChovy】【UC】或许要来点巧克力吗?

-现实向,有玩梗,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一向非常可爱!

-真的非常期待两位小中单不久之后的对决了,不过称他们为UC真的可以吗2333

 


-

“那什么,雨铉要来点吗?”

即便是隔着耳机也无法阻挡的声音来自号称KT最帅体的现任队长。伴随这个问句一起到来的还有一盒显然是刚打开包装的Royce巧克力。

“哈,谢谢哥!”

孙雨铉取下耳机毫不客气地拿了两块,笑容里颇有些惊喜的意味。仰头看见宋京浩忙于咀嚼而微鼓的腮帮子,想起前段时间这位哥半夜偷偷吃光许元硕前辈一整盒巧克力的事情,不禁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是吃个巧克力怎么会高兴成这样啊?雨铉啊,在KT做职业选手的日子真的有这么痛苦吗?”

“不是不是,哥不要误会了!” 孙雨铉赶紧摆手否定以免对方再说点别的什么不像话的东西,“只是想问哥什么时候去买的巧克力,下次能不能带我一起?”抬起原本搭在键盘上的左手指向宋京浩手中Royce的包装盒,“刚好我也喜欢吃这个牌子的。”

“啊,这个不是我去买的啦,是王浩那小子寄过来的。说什么不要再成天和弟弟们抢吃的了……阿西,这是跟哥哥讲话的语气吗?再说哥什么时候和你们抢吃的啦?”

“喔喔,是王浩前辈,那哥还是好好享用吧!” 孙雨铉点点头,没有拆穿他京浩哥表面恼火实则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口是心非。

 

嗯,或许他也会喜欢巧克力吧——那位也会在开着直播摄像头时把薯片咬得咯吱咯吱响的中单选手。孙雨铉想了想,鼠标移至网购页商品名后的加号上点击两下,然后打开手机备忘录翻找Griffin俱乐部的完整地址。

 

-

“阿西,天气也太热了吧,我踏出这个门就感觉像是被挂了点燃一样。”李承勇带着一身夏日艳阳天蒸腾的热气从街对面的便利店回来,左右手各提着一个袋子,“志勋啊,你的快递我顺便帮你拿上来了。”

“谢谢哥。啊不对,我最近没有上网买东西啊?”郑志勋在电竞椅上转了个身,直起腰板接住李承勇递过来的东西,“是Royce巧克力呢。”

“大概是粉丝送来的礼物吧?小心点拆开看看。” 朴到贤好奇地凑到他们队宠忙内身边,动作过程中还顺便精准地接到了来自李承勇的空投冰淇淋。

郑志勋依言撕开最外层的包装纸,然后他看见的是一张样式普通却无比眼熟的便利贴,上面几行文字轻易便使他唇角扬起,露出两颗被粉丝狂夸可爱的小虎牙。

 

前几天直播的时候吃了薯片,或许今天要来点巧克力吗?

Ucal

 

“哎哟,Ucal这家伙真不够意思的,好像整天都在给我发双排邀请似的,怎么不给我寄点什么?”朴到贤由于走位失误凑得太近,一个不谨慎被这对01后小情侣秀了一脸。但是作为一位勇于将提莫带回LCK赛场的优秀ADC,他很快调整回来并摆出嘲讽脸。

“啊!太奇怪了哥!哥不要这样笑了!”


【Cristiano Ronaldo】

我真的陪他淋过大雨 真陪他冬季夏季

真的与他拥抱黑暗里 真牵过他的手臂

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 

也一起熬梦想朝不保夕

曾躲进了长街寂静 

承诺只去有对方的前程似锦


【Real Madrid】

我很留恋堂皇世界 

也有新的天梯载我向上爬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

这场梦结束快醒吧

赵志铭最近在烦恼的事情有两件,一是他在晋级赛中总遇见锲而不舍坑队友的孤儿,这直接导致他的段位止步不前;二是他在电摩失窃的情况下不得不一天去挤两次高峰期的上海地铁。

而他的地铁卡在这天又不知被遗忘在什么犄角旮旯,赵志铭看着前方能将召唤师峡谷排个对穿的买票长队,真实地感受了一下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滋味。

终于轮到他前面的那位兄弟了,赵志铭抬眼看了几秒对方不甚熟练的购票操作,又低下头耐着性子在后面边玩手机边等待。

结果这队在五分钟后仍然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轮到他的迹象。

赵志铭十分费解,不得不伸手拍拍前面人的肩膀,“哎我说老哥,你怎么还没有买好票啊,后头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哇……”

被他激情拍肩的男孩扭过头,下意识地抿唇用舌头舔了一下牙套,摆着在赵志铭看来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将左手握着的手机递到了他面前——“凉凉。”

“什么?”赵志铭脑中pin满了问号,对他的语言和动作表示迷惑。

“凉凉。”眯起眼睛像只小狐狸一样的男孩又熟练地舔了一圈牙套,赵志铭有点担心对方的舌头会不会卡在那层层叠叠的钢丝上。然而眼下要解决的问题是对方突然叽里咕噜蹦了一串他听不懂的语言,不过幸运的是他好歹听明白了那是韩语。

“哦原来你是韩国人啊,”理解对方需要帮忙买票的请求后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两人要乘坐的地铁恰好是同一号线,于是赵志铭干脆拉着可能连标识牌都认不清的韩国人一起进入赶车的人潮。

“那个,你学中文难道只会一句凉凉吗?”赵志铭再次做出与国际友人交流的尝试。

“不是,我,名字。”男孩似乎可以明白他的意思,用手机调出了一张有着三个汉字的图片给他看。

李汭燦。

我是卡斯蒂亚的孩子,从小的梦想就是站在伯纳乌球场的中央聆听纯白色海洋里山呼海啸般的喝彩。
但是当我终于正襟危坐在我梦寐以求之地的替补席上时,前辈却告诫我说伯纳乌是个没有感情的地方,在这里踢球的人永远不要轻易付出自己的真心。
我思考着这句话为皇家马德里效力了很多年,终于从一位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变成了最为直接的体验者。
我离开那天,马德里晴空骄阳天蓝如洗。在那二十四个小时里,这个也能勉强算是地中海近旁的城市竟然一滴雨也没落。
之后,我在别人的国土结束了职业生涯,回到故乡。
我一向相信自己将前辈曾经的话践行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开车路过伯纳乌球场时,听见曾经Hala Madrid y Nada Mas的合唱里,我自己的声音。
那时我才知道,十几年真的不是弹指一挥间,原来我把半生的热情都悄无声息地尽数献给了这片时而冷血时而温情的苍绿。
我在无知觉的时刻里心甘情愿地深爱着他。尽管我们并非不能离开彼此而活,但伯纳乌却始终是我故乡的白月光和心头的红朱砂。
那里永远都是我的家。
那里永远都不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