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兔子的渔夫。

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万雷天牢引,一路火花带闪电地经过,散发着灿烂夺目的光芒。

【UcalxChovy】【UC】或许要来点巧克力吗?

-现实向,有玩梗,国际三禁。

-OOC是我的,他们一向非常可爱!

-真的非常期待两位小中单不久之后的对决了,不过称他们为UC真的可以吗2333

 


-

“那什么,雨铉要来点吗?”

即便是隔着耳机也无法阻挡的声音来自号称KT最帅体的现任队长。伴随这个问句一起到来的还有一盒显然是刚打开包装的Royce巧克力。

“哈,谢谢哥!”

孙雨铉取下耳机毫不客气地拿了两块,笑容里颇有些惊喜的意味。仰头看见宋京浩忙于咀嚼而微鼓的腮帮子,想起前段时间这位哥半夜偷偷吃光许元硕前辈一整盒巧克力的事情,不禁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是吃个巧克力怎么会高兴成这样啊?雨铉啊,在KT做职业选手的日子真的有这么痛苦吗?”

“不是不是,哥不要误会了!” 孙雨铉赶紧摆手否定以免对方再说点别的什么不像话的东西,“只是想问哥什么时候去买的巧克力,下次能不能带我一起?”抬起原本搭在键盘上的左手指向宋京浩手中Royce的包装盒,“刚好我也喜欢吃这个牌子的。”

“啊,这个不是我去买的啦,是王浩那小子寄过来的。说什么不要再成天和弟弟们抢吃的了……阿西,这是跟哥哥讲话的语气吗?再说哥什么时候和你们抢吃的啦?”

“喔喔,是王浩前辈,那哥还是好好享用吧!” 孙雨铉点点头,没有拆穿他京浩哥表面恼火实则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口是心非。

 

嗯,或许他也会喜欢巧克力吧——那位也会在开着直播摄像头时把薯片咬得咯吱咯吱响的中单选手。孙雨铉想了想,鼠标移至网购页商品名后的加号上点击两下,然后打开手机备忘录翻找Griffin俱乐部的完整地址。

 

-

“阿西,天气也太热了吧,我踏出这个门就感觉像是被挂了点燃一样。”李承勇带着一身夏日艳阳天蒸腾的热气从街对面的便利店回来,左右手各提着一个袋子,“志勋啊,你的快递我顺便帮你拿上来了。”

“谢谢哥。啊不对,我最近没有上网买东西啊?”郑志勋在电竞椅上转了个身,直起腰板接住李承勇递过来的东西,“是Royce巧克力呢。”

“大概是粉丝送来的礼物吧?小心点拆开看看。” 朴到贤好奇地凑到他们队宠忙内身边,动作过程中还顺便精准地接到了来自李承勇的空投冰淇淋。

郑志勋依言撕开最外层的包装纸,然后他看见的是一张样式普通却无比眼熟的便利贴,上面几行文字轻易便使他唇角扬起,露出两颗被粉丝狂夸可爱的小虎牙。

 

前几天直播的时候吃了薯片,或许今天要来点巧克力吗?

Ucal

 

“哎哟,Ucal这家伙真不够意思的,好像整天都在给我发双排邀请似的,怎么不给我寄点什么?”朴到贤由于走位失误凑得太近,一个不谨慎被这对01后小情侣秀了一脸。但是作为一位勇于将提莫带回LCK赛场的优秀ADC,他很快调整回来并摆出嘲讽脸。

“啊!太奇怪了哥!哥不要这样笑了!”



-FIN-

【Cristiano Ronaldo】

我真的陪他淋过大雨 真陪他冬季夏季

真的与他拥抱黑暗里 真牵过他的手臂

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 

也一起熬梦想朝不保夕

曾躲进了长街寂静 

承诺只去有对方的前程似锦


【Real Madrid】

我很留恋堂皇世界 

也有新的天梯载我向上爬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

这场梦结束快醒吧

赵志铭最近在烦恼的事情有两件,一是他在晋级赛中总遇见锲而不舍坑队友的孤儿,这直接导致他的段位止步不前;二是他在电摩失窃的情况下不得不一天去挤两次高峰期的上海地铁。

而他的地铁卡在这天又不知被遗忘在什么犄角旮旯,赵志铭看着前方能将召唤师峡谷排个对穿的买票长队,真实地感受了一下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滋味。

终于轮到他前面的那位兄弟了,赵志铭抬眼看了几秒对方不甚熟练的购票操作,又低下头耐着性子在后面边玩手机边等待。

结果这队在五分钟后仍然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轮到他的迹象。

赵志铭十分费解,不得不伸手拍拍前面人的肩膀,“哎我说老哥,你怎么还没有买好票啊,后头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哇……”

被他激情拍肩的男孩扭过头,下意识地抿唇用舌头舔了一下牙套,摆着在赵志铭看来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将左手握着的手机递到了他面前——“凉凉。”

“什么?”赵志铭脑中pin满了问号,对他的语言和动作表示迷惑。

“凉凉。”眯起眼睛像只小狐狸一样的男孩又熟练地舔了一圈牙套,赵志铭有点担心对方的舌头会不会卡在那层层叠叠的钢丝上。然而眼下要解决的问题是对方突然叽里咕噜蹦了一串他听不懂的语言,不过幸运的是他好歹听明白了那是韩语。

“哦原来你是韩国人啊,”理解对方需要帮忙买票的请求后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两人要乘坐的地铁恰好是同一号线,于是赵志铭干脆拉着可能连标识牌都认不清的韩国人一起进入赶车的人潮。

“那个,你学中文难道只会一句凉凉吗?”赵志铭再次做出与国际友人交流的尝试。

“不是,我,名字。”男孩似乎可以明白他的意思,用手机调出了一张有着三个汉字的图片给他看。

李汭璨。

我是卡斯蒂亚的孩子,从小的梦想就是站在伯纳乌球场的中央聆听纯白色海洋里山呼海啸般的喝彩。
但是当我终于正襟危坐在我梦寐以求之地的替补席上时,前辈却告诫我说伯纳乌是个没有感情的地方,在这里踢球的人永远不要轻易付出自己的真心。
我思考着这句话为皇家马德里效力了很多年,终于从一位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变成了最为直接的体验者。
我离开那天,马德里晴空骄阳天蓝如洗。在那二十四个小时里,这个也能勉强算是地中海近旁的城市竟然一滴雨也没落。
之后,我在别人的国土结束了职业生涯,回到故乡。
我一向相信自己将前辈曾经的话践行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开车路过伯纳乌球场时,听见曾经Hala Madrid y Nada Mas的合唱里,我自己的声音。
那时我才知道,十几年真的不是弹指一挥间,原来我把半生的热情都悄无声息地尽数献给了这片时而冷血时而温情的苍绿。
我在无知觉的时刻里心甘情愿地深爱着他。尽管我们并非不能离开彼此而活,但伯纳乌却始终是我故乡的白月光和心头的红朱砂。
那里永远都是我的家。
那里永远都不是我的家。

Dein Name ist meine Gedanken.
你的名字是我的心事。

十年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小歌与松鼠:

这两个人啊——

萌兔司基:

從去年秋天就一直用小豬告別賽的照片做屏幕,沒想到現在三月都要結束了

嗯,還是把你倆放一起好了( ・᷄ὢ・᷅ )

Bis bald!

【狮糯狮】平衡关系(1)

*大家好,我又来XJB自产自销了。

*感觉这对CP最近多了那么一点点热度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坑底的人感到欣慰!

*老梗。欢迎食用,未完待续快开学了我也很绝望呀

 

*

“我受够了!”特尔施特根把手中盛着果汁的杯子重重地往桌上一顿,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橘黄色液体由于惯性摇摇晃晃地洒出来几滴。

“我受够了那些无聊的媒体、无聊的记者!天哪,他们在采访我的时候总是问些什么想让我发疯的问题啊!Marc-Andre ter Stegen和Bernd Leno这两个名字非要连在一起念不可吗?!”特尔施特根用双手使劲撑着自己的脑袋,仿佛它随时会因崩溃而与他的身体分离。

“怎么,你们又闹矛盾啦?”基米希看了看特尔施特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作为两个门将从前的青年队队友和现在的国家队队友,并且私交都还算不错的人,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他简直再清楚不过了。

“没有!但是很显然大家都在这样期待着!那些记者都绞尽了脑汁想从我这里得到一点关于我们不和的消息,然后添油加醋大肆渲染。瞧啊,德国门将又搞内讧,这可真是大新闻!”

基米希尽量地不让自己的笑容出现得太明显,“不,Marc,至少我们没这么想过。”开玩笑,在青年队里闹内讧和在成年队里闹内讧可完全是两个级别的事。

“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讨厌那家伙了,他们的担心——或者说是期待完全是多余的。”

“不讨厌?”

“一,点,都,不。”特尔施特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蹦出来这几个字的,“我公开说过好几遍‘我们尊重彼此’这种话了,可为什么就是没人听得进去呢!?”

“好的好的,Marc,我们都明白,也许你们应该表现得再亲密点儿来打消他们不和平的念头。”基米希赶紧安抚了这只看上去快要炸毛了的小狮子。

特尔施特根没有答话。

表现得更亲密?我应该这样做吗?

 

“……Marc?”基米希见门将先生聊着聊着就开始一脸呆滞地神游天外,不由得伸手在他面前挥了一挥。

“啊?嗯?”

“Julian想和你换房间。”

“哪个Julian?Julian Draxler?”

“不不,是Julian Weigl。”基米希的脸颊上有一抹红晕闪现。

“哦,没问题啊。”特尔施特根正忙着解决玻璃杯里剩下的果汁,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七秒钟后,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顿了一下,“他现在的室友是谁?”

“……Bernd Leno。”

“!!!!????”

 

 

*

最终特尔施特根还是和魏格尔换了房间。

 

没事的,没事的。他不停地给予自己心理暗示。只是Bernd Leno而已,以前也不是没和他住在一起过——虽然,虽然那次的经历对两人来说都谈不上愉快。但是现在,他们的关系缓和了,他们互相尊重,不是吗?

尽管他一直这样想着,但他在拎着拉杆箱从走廊这头走到那头的时候还是难以控制地心跳加快血流提速。他不知道过会儿见到莱诺的情景会是怎样的尴尬,总之此刻他左手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已经叩响了面前这扇紧闭的冰冷沉重的木门。

没有人回应。

特尔施特根又尝试着敲了一次,却依然没有人来开门。

好吧,特尔施特根举起魏格尔刚给他的房卡,心中默念,这样的话就算我直接进去也没什么关系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东西却摆放的干净整齐。也对,毕竟那个人是有轻微洁癖的。特尔施特根绞尽脑汁地在两张床之间勉强选出一张不像是莱诺睡过的,踢掉运动鞋呈挺尸状躺了下去。脑袋里不停地闪过一个写作Bernd Leno的名字和一张不久之后他也许会看到的,惊愕的脸。

 

 

*

莱诺慢跑结束回房时已经不早了。在上升的电梯里,他掏出手机看表,却无意间发现了一条简讯,来自他的室友魏格尔:

Bernd,我和Joshua的室友换房间了,你不会介意的吧?最后还附赠了一个摆着笑脸的emoji。

莱诺的手指迅速在屏幕上跳跃,随着电梯叮的一声示意目标楼层已到,一条信息也随之发出:

不介意,但他的室友是谁?

Marc。

对方的回复迅速得仿佛整件事情是个早就策划好的阴谋。

Marc?莱诺翻来覆去把这四个字母咀嚼了好几遍,终于非常遗憾的确定除了Marc-Andre ter Stegen以外他们这儿再没有什么别人叫这个名字了。

他吗?莱诺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年夏天发生的一切——或许是第一门将的激烈竞争早就为此埋下祸根——因一通电话而挑起的重重矛盾,夹杂着无限怒火的歇斯底里,少年人热血冲动时举起的拳——但是,不止这些,他们之间除却那些将教练和队友都唬得七荤八素的针锋相对,还有U17夺冠后一个带着朦胧醉意的,鲜为人知的拥抱。

 

莱诺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这种平静只持续到他看到特尔施特根为止。那个家伙正在床上抱着被子呼呼大睡——真不巧,那张床恰好是莱诺的。

莱诺站在床边,盯着对方罕见温柔的面容,突然忘记了该怎么对他发火。在他愣怔期间,床上的人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两人目光相接,偌大的房间安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这——这是我的床。”莱诺生硬地打破尴尬的沉默。

“什……什么?抱歉!”全然不见刚才的迷茫,特尔施特根有些慌乱地离开床铺。被人瞪着从睡梦中醒来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莱诺不知所谓地盯了一会正忙着打电话叫服务人员上来收拾床铺的那人,似乎是欲言又止。很快他便转身进了浴室。

 

在浴室的水声响起之后特尔施特根还在举着挂断以后只会嘟嘟嘟的话筒发愣——刚才他即使是背对着莱诺也能感觉到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灼灼目光,可是那代表了什么?特尔施特根的脑袋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上帝啊,他不会还想和我打架吧!

 

上次是因为睡觉,这次是因为……睡觉的床?



*

“你们昨天晚上应该没有打起来吧?”早晨跑步训练的时候,基米希稍微加快脚步凑到了特尔施特根身边。

“没有。”他可怕的猜想并没有成为现实。

“那样不是挺好的吗,一个和平的信号。”

“……也许。”和平的信号?特尔施特根可一点都不这么想,事实上他和莱诺连话都没说上几句。只是对方从浴室出来看到被整理整齐的床铺后冒出的一句“其实你没必要这么麻烦的”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那指的是什么?换房间?还是收拾床?最后他只好低低地哦了一声作为回复。更多时候他们则是陷在诡异的尴尬气氛之中互不理睬。

 

热身结束,基米希回到魏格尔身边,两人有说有笑地去前场进行分组练习。特尔施特根心不在焉地听着门将教练分配训练任务,脑中不断闪过两个队友并肩走远的背影、几年前他给莱诺的一拳和昨天晚上莱诺不辨喜怒的面孔,以至于他连教练将他和那个人分到一组的安排都没怎么听清楚。

“……嘿!”莱诺用力拍拍明显在走神的现室友,皱了皱眉,这人怎么能在训练的时候开小差?要是被教练发现了可是要罚跑圈的。“走吧,教练让我们一组。”

特尔施特根扭头,看到的就是比他高了几公分的另一位门将先生表情无比纠结地看着自己。联想到刚才他说的那句话,不爽的情绪迅速在他心中滋生——我希望与你建立起不同于先前的平衡关系,你却还把厌烦、轻蔑与不屑表现得这么明显。

“你有必要这么讨厌我吗?”他的语气有些失控,仿佛拧紧的发条承受不了过度的压力而再一次滑丝。

对方的脸上闪过不解与惊讶,“你怎么会这样想?”

“不是我想,是你,你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在指向这个结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现在还和我过不去,关于那件事,我认为那早就成为历史了。”特尔施特根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人,眼底像是有小簇的火苗在幽幽燃烧。

眼看正僵持着的两人就要引起那边教练的注意,莱诺不想和他在这个没什么意义的问题上作过多纠缠,一边拽了人的胳膊往球门方向走,一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和:“是你想多了,这个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讨论。现在是训练时间,就算你觉得自己在比赛中没有机会上场,我也希望你在与我搭档训练的时候表现得像个职业球员。”

去你妈的莱诺。特尔施特根甩开他拉着自己右臂的手,咬着牙在嗓子眼儿里把莱诺骂了一百遍。这天后来的分组训练中,他们没再进行过哪怕半个音节的交谈。

 

特尔施特根打定了主意不再和莱诺进行什么争吵,他明白那只能让自己显得更愚蠢些。但在真正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他却总是很难冷静下来。

 

 

-TBC-

当西装革履的小兔子先生谈到他最喜欢的那条大眼睛鱼前辈的时候,因为欢喜而扬起的嘴角就不由自主地扯到了耳朵根儿。

河南建业觉得自己是稀里哗啦将心肝肺肾都一股脑儿地掏出来给人家。眼见着人民币一沓一沓地被塞进钱包,而接受移植的人也没啥免疫排斥反应,可自己甚至没法儿找到一套像样的器官模型给装回去了。

他只好日复一日地在郑州雾霾浓重又骤然寒冷的空气里游荡。锋利干燥的西北风声嘶力竭像是要把行人吹出棱角。无数头戴3M口罩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人们神色匆匆地与他擦肩而过,谁也看不出来年轻人貌似厚重的红色羽绒服里其实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